[转]《连线》杂志(Wired)对霍洛维茨的采访部分内容

Google+获得的积极反响是对谷歌产品副总裁布拉德利·霍洛维茨(Bradley Horowitz)的认可。霍洛维茨来自麻省理工学院媒体实验室,曾是一位摇滚吉他手,曾在雅虎工作过。作为Buzz的负责人,霍洛维茨亲眼看到过推出社交产品可能会出现怎样可怕的偏差,而作为Google+的首席开发人员,他则希望避免重复这些错误。霍洛维茨表示,他的团队还不会开始庆祝胜利。(Facebook拥有7.5亿全球用户,相比之下Google+还比较弱小。)不过,虽然Google+尚处于开发阶段,Horowitz称它最终可能会改变整个谷歌公司。以下就是《连线》杂志(Wired)对霍洛维茨的采访:

连线:对Google+推出的感觉如何?

霍洛维茨:感觉有点模糊不清。我们花了很多时间来做心理准备,让团队不要因为不可避免的批评而沮丧,结果人们对Google+的反响很好。但好评有时候比差评更难对付。因为你很难不听信甜言蜜语,然后你可能就会开始相信炒作,自高自大起来。因此,我们只是鼓励大家不要理会眼前的好评,继续专注于产品的长期发展。

连线: Google+与谷歌以前的产品有些什么不同呢?

霍洛维茨:到现在为止,每一个谷歌产品都相当独立。收购以及各部门各自为政是谷歌成长的一个特点,结果每个产品都在有点在朝着自己的方向发展。这种情况有点让人头晕转向。但是Google+就是谷歌本身。我们正在把它扩展到我们的所有产品中——搜索、广告、Chrome浏览器、Android、地图、YouTube——这些服务中的每一个都有助于我们更好地了解你。

连线:从人们使用Google+的方式中,你了解到了些什么?

霍洛维茨:我们发现,私人共享的数量是“所有人可见”式共享的两倍。这就是为什么有时候会出现人们注册之后“消失”的情况。事实上,他们是在一个由他们信任和喜欢的人组成的小团体中活动,只是没有让“所有人可见”。这种一种公众无法看到的暗物质。

连线:人们遇到了什么样的问题?

霍洛维茨:有两种不同的问题。有些早期采用者会精心筛选自己的圈子,他们面对的最大挑战就是我们所说的“噪音流”问题,即几个活跃的话唠主导了对话。我们需要一些工具来抑制噪音,或者以一种不形成主导的方式来展示这些信息。

还有些用户则遇到了“空白流”的问题。他们要么是没有添加足够多的人到他们的圈子中,要么是还没有与他们关心的人联系上,造成了参与度不高,访问Google+不够多的情况。我们已经制订了计划来解决这两种极端现象。

连线:你说Google+是一个“实地测试”,但它已经非常迅速地吸引了1000万用户,而且现在发展得更大了。在它发展到多大的时候,你才会说它是“来真的”呢?

霍洛维茨:我们指它是“有限制的实地测试”,因为它在几个方面存在限制。首先,除了最初的种子群组外,每个用户都是由另一个用户邀请的。你需要认识Google+里的某个人才能进入这个系统中。但“有限制”这个词还有其他含义:你现在看到的Google+功能集并不完整。

连线:将来还会推出哪些功能呢?

霍洛维茨:Google+引入了一个新的共享方式,而人们喜欢分享的一个东西是媒体。其实人们已经在Google+上共享有趣的媒体了,比如动画GIF。我们现在还不准备宣布将推出任何功能,但我觉得你可以猜得到,Google+也会是一个分享大众媒体的好方式,它可能会采取让大家在Hangout上一起听或一起看有趣东西的形式。

连线:你有没有想过如何从中赚钱?

霍罗威茨:这不是我们的最优先事项。在我们弄清楚人们会如何使用它之前就考虑这件事,有点为时过早了。但是如果一切顺利的话,我们可能还是会坚持Google的营收理念,即广告是一种产品税。因此,举例来说,如果我们聊天时说打算在周日共进晚餐,系统聪明地意识到了这个讨论的性质,就会给我一个本地餐馆20%的折扣券。这不是一个干扰,而是一个非常有价值的建议。

连线:有些用户不喜欢Google的实名制。你能解释一下它的反假名政策吗?

霍洛维茨:谷歌支持匿名、假名和实名这3种模式,我们有很多产品都同时使用所有这3种方式。比如说匿名,你可以用隐身模式使用Chrome浏览器,这样浏览器就不会保留你的相关信息了。你在Gmail和Blogger上也可以用假名,但是在Google Checkout这样涉及到财务交易的产品上,你就必须使用你的真实姓名。目前Google+就属于最后这个类别。关于这件事人们进行了很多很好的争论,昨天我看到一个评论,说假名有助于保护女性在Google+上的使用体验。我觉得我必须作出回应了,因为我从一些女性那里听说,实名制的问责性质让她们在Google+上感觉更舒适自在。

连线:我听说一些报道说,在最初的热潮之后,Google+的使用量已趋于稳定或呈下降趋势

霍洛维茨:这些说法大多是采用了错误的数据。

连线:所以并没有趋于稳定?

霍洛维茨:我们不想对每个说法都做出反应。这会极大地干扰我们的正常工作。我们有自己的仪表板,它给了我们非常明确的指示,让我们知道系统的表现如何,我们需要做些什么来进行改善。我们也非常清楚地知道我们要去哪里,负面报道不会给我们造成打击。虽然Google+的早期发展让我们受宠若惊,但获得用户从来都不是我们“实地试测”的一个明确目标。

连线:现在Google+获得了如此好的反响,你觉得谷歌是不是已经摘掉了“不理解社交”的帽子?

霍洛维茨:是的。其实我认为那种说法从来都不是事实,我们在社交领域的尝试有成功也有失败,但我认为一概而论地说谷歌不理解社交是不公平的,因为这并不是成功和失败背后的原因。

连线:在发生了Buzz的悲剧之后出现这样的情况,肯定非常让人高兴。

霍罗威茨:我坚信,如果没有在Buzz中学到的教训,就不会有Google+今天的成就。Google+在隐私问题上极为敏感,而且考虑周详。这种经验教训是刻骨铭心的、也是来之不易的。

转自腾讯网

» 本文链接地址:https://www.xidige.com/198

打开支付宝扫一扫,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

扫码支持
扫码打赏,你说多少就多少

标签:

分享到:

扫一扫 在手机阅读、分享本文

上一篇: 下一篇:
评论区0人评论148人参与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*

loading

赞助商广告